2021年科技巨头步入精耕细作时代:不再赚快钱,回归科创重金投研发

2021年科技巨头步入精耕细作时代:不再赚快钱,回归科创重金投研发

2021年科技巨头步入精耕细作时代:不再赚快钱,回归科创重金投研发

原标题:2021年科技巨头步入精耕细作时代:不再赚快钱,回归科创重金投研发

2021年科技巨头步入精耕细作时代:不再赚快钱,回归科创重金投研发

杨玲玲

2021-12-30 18:06:10

来源: 时代周报

科技行业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结束

2021年科技行业风云变幻,习惯跑马圈地的互联网巨头们开始减缓边界拓张脚步,重新聚焦自身优势领域,回归科创。

日前,全国工商联发布“2021民营企业研发投入500家”榜单,500家企业研发费用总额7429亿元,其中,研发投入最高的企业研发费用1419亿元。位列前10的企业分别为:华为、阿里、腾讯、吉利、百度、京东、美团、网易、美的、联想。其中,互联网企业占据6席。

“行业外部环境剧烈变化,企业开始走向分化:部分企业开始逆袭产业链上游;部分企业转型走上硬科技道路;部分企业固守本行进退不得,面临淘汰。”12月29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张孝荣认为,过去那种与民争利,与传统行业争利的道路已经走不通。科技创新是大国崛起之根本,互联网巨头加码科创领域,符合政策指引,行业正从过去赚快钱的思维走向重研发、搞科创的道路。

图源:视觉中国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主要互联网公司财报发现,2021年前两个季度,各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阿里巴巴(09988.HK;BABA.NYSE)288.16亿元;腾讯控股(00700.HK)241.29亿元;百度(BIDU.NASDAQ)、京东(JD.NASDAQ)、拼多多(PDD.NASDAQ)和美团(03690.HK)分别为113.81亿元、82.23亿元、45.48亿元和39.01亿元。

“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结束,靠用户基数增长来支持高利润已经不可持续,互联网行业开始进入精耕细作时代。”12月28日,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营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称。

巨头进击科创

作为互联网头部企业,阿里从不吝惜对研发的投入。2020年度阿里全球投资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武卫首次披露,近几年,阿里每年在技术和研发上的投入都超过1000亿元。

12年前,阿里投入云计算研发。目前,阿里的核心系统已全部跑在阿里云的公共云之上,云成为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的技术底座。

近几年,除电商大盘,阿里的菜鸟、钉钉以及去年曝光的犀牛智造等创新业务走到聚光灯下。这些业务的推出,背后靠的是强大技术能力的支撑。

8年前,阿里联合合作伙伴成立菜鸟,通过在IoT、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领域的持续投入,菜鸟已建立起智能化的物流骨干网。如今,技术红利已渗透至阿里各个商业场景。

2021年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发布自主研发、应用于集团数据中心的处理器“倚天710”,以及搭载业内唯一具备大规模远程直接数据存取的“第四代神龙架构”。

“过去十几年间,阿里积极投入科技的自立自强,努力探索未知,走向科学的最底层和最前沿。我们希望首要解决通用型问题,继而与产业合作伙伴和客户一起,用更开放、更生态的方式解决个性化问题,最终形成多维融合的普惠生态。”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

腾讯也在研发上快步跟进。近年,腾讯坚持在AI等前沿技术探索领域投入。2018年,该公司成立20周年之际,宣布投入10亿元启动资金设立“科学探索奖”,面向基础科学和前沿技术领域,激励更多年轻人投身到科学探索之中。

2021年4月,腾讯将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纳入公司核心战略,宣布首期投入500亿元,在基础科学、教育创新等前沿领域做前瞻性探索,几个月后又追加500亿元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助力民生改善和社会均衡发展。

目前,腾讯已完成ABC 2.0布局,建立人工智能、5G、量子计算、机器人等科技实验室矩阵,构建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为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奠定坚实的技术底座。

后来居上的拼多多同样不再烧钱换流量。技术派陈磊在接棒拼多多董事长一职后,提出缩减营销支出,加大研发投入。

“将发展重心更多地转向研发,并利用拼多多在技术方面的优势,进一步推动农业数字化。”在2021年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磊表示,继二季度之后,该季度的利润也将全部投入“百亿农研专项”。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拼多多营销费用为100.51亿元,环比减少3%,连续三个季度呈下降趋势;研发费用支出24.22亿元,同比增长34%。同时,公司约60%的员工为研发人员。

行业回归理性

科技巨头回归科创背后,监管部门对行业的监管力度持续提升。

2021年成为网络安全与网络环境严打之年。5月,网信办开会开展“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内容平台迎来新一轮监管;7月,聚焦扰乱市场秩序、侵害用户权益、威胁数据安全等问题,工信部正式启动为期半年的专项整治行动;11月,网信办发布关于数据分类分级保护的制度,针对不同级别的数据采取不同的保护措施。

“烧钱模式带来资本无序扩张和垄断问题,从监管层的政策方向来看,这种粗放发展模式已经不被允许。”12月29日,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胡麒牧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在流量红利衰减,市场监管加强的情况下,以营销换增长的业务模式遭遇瓶颈。

张勇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回应反垄断调查和数据安全监管,“面对反垄断调查,公司坦诚面对、积极配合”“规范使用数据的公司不仅能够长期创造更好的社会价值,还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

腾讯总裁刘炽平也在业绩沟通会上表示,对互联网行业加强监管是全球趋势,实施监管的目的是培育长期的,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互联网行业。

2021年3月,《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纲要》)发布,其中“数字经济”被提到7次、“数字化”被提到25次。《纲要》首次将“数字经济”纳入经济社会发展主要指标,到2025年,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将达到10%。

“互联网的发展最终还是要回到创新驱动的高质量发展路子上来。”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胡麒牧认为,未来,数字经济发展需要资源的集约利用,重点攻关,因此未来数字经济专业化分工会更强。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